《荆棘花园》

昨晚因为给聂唯yang打电话没有睡好,今天j神不济,天刚擦黑我就早早地回到宿舍去补觉。

睡梦中发现自己走在一条铺着方砖的细窄街道,两旁是温和闲适的欧式房屋店铺,路灯有优雅的花形铁枝装饰。路的前方有一扇白色有花纹的门,有谁告诉我,我正在布鲁塞尔,打开那扇门就能看见聂唯yang。

朦胧中听见有人喊叫,身子又被摇来摇去,我睁开眼睛,梦境远离,看见一张脸极近地贴在我面前,吓了一跳,努力凝聚焦距,终于看清是同宿舍的小丁。

“苏苏,楼下有人找你!巨优雅巨有魅力的一个帅哥!”小丁兴奋得脸红红的。

唔,是谁?猝然被吵醒,头沉沉的,我皱着眉头起来穿衣。窗外,二楼的窗口已经是漆黑一片,只能看见被路灯染上昏黄色泽的梧桐树冠。

裹上外套下楼去。

宿舍楼的前面是一条直直的甬道,两旁种满了高大挺拔的法国梧桐,已经是深秋,只消有轻轻的一阵风吹过,大片大片漂亮的手掌状的黄绿色叶子就纷纷扬扬飘落下来。

谁来找我?四周黑黑沉沉,只有跟梧桐树并列站立着的路灯发出一笼黄暖的光来。我再往前走两步,走到甬道上去,略一张望,就看见一个高挑修长的身影站在路灯下。他穿着一件黑色的直式短风衣,双手c在风衣口袋里,风衣的口子没有扣上,露出里面驼色的v领薄衫和雪白的衬衫领子来。

一阵轻风,拂动他黑色的发丝,几片叶子落下,在光影里翻飞着从他面前飘落,

我愣愣地走到他面前去,愣愣地看着他不羁的眉黑沉的眼高挺的鼻梁和优雅的chun线。

他温暖的修长手指抚上我的脸颊,深邃的眼睛里几分笑意几分魅惑,还有小簇的火焰。

他的声音低低的,又带点挑逗:“小野猫,想不想我?”

我看着他的眼睛,呆呆的说:“我刚才还梦到你。”

他的眸子倏然变得暗沉,像有什么爆发出来又扩散开去,我尚未反应过来,已经被他一把拉进怀里去紧紧抱住。

楼上有口哨声响起来,我连忙推他:“聂唯yang,放开啦,这里是学校啊!”

他充耳不闻,温热的chun吻上我的耳廓。

我忍不住呻lin一声,双手攀到他背上去,全身的感官似乎被打开了开关,身体颤抖起来。

他似乎被鼓励,一只手居然丛我腰间滑进我的上衣里,去抚m我的xr。

凉意使我清醒,我脸红,拍开他的手:“你疯啦!在校园里就……”天,居然就这样在外边……只希望天够黑,没人看得清。

“好,”他低哑地说,鼻尖触着我的,凝望着我的黑眼里情yu澎湃,“那我们换个地方。”

我竟无法拒绝。

坐在计程车上,他拥着我热吻,惹得司机频频侧目,我推不开他,只希望外套和黑暗能够挡住司机的视线,使他那不安分地伸进我衣服里的手不被看见。空气微凉,他chun舌间的气息如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