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水不流外人田》

刘俊刚俯身一下压在秦虹的身上,下面那个驴玩意的小半个头都是进入到秦虹的小缝缝里面

去了,果然好紧二

秦虹的下面都半个月没让男人进去过了,陡然被这么一根巨大塞满,秦虹都是忍不住满足

的呻吟了一声,仰着脖子,满脸潮红。

就在秦虹准备迎接刘俊刚更猛烈的冲击的时候,刘俊刚突然是将身子弓了起来,本来是要全部

进入到秦虹的那个驴玩意,竟然开始漫漫的脱离了秦虹的身体。

“啊,不要给我,哥哥”秦虹身体忍耐了许久,下面就像是一口年轻的老井,好久

役有得到雨露的滋润了。现在刘俊刚竟然只打雷,不下雨,这让秦虹好不难受。

秦虹一边娇吟着,一边将自己的翘臀朝上顶了顶,似乎是想要让刘俊刚的那个驴玩意进来。

但是做这个事情,男人是占有绝对主动的。

除了女上位之外,其他的姿势,若是男人不主动,女人是不可能将将男人的那个东西弄进

去的。

刘俊刚下面的那个东西虽然不进去,但就在秦虹的洞口晃荡着,时不时用那温热小头撞击一

下秦虹的小妹妹,在那毛发上轻轻摩擎着。

上面的大手则是从旗袍旁边的开口伸进去,抓住秦虹的两个馒头使劲的揉捏着。刚开始。

秦虹的那两个紫葡萄还只是食指大小,一个葡萄那样的长度。但是随着刘俊刚的动作,那两个紫

葡萄仿佛是被魔法催生了一样,硬生生的朝前面伸长了半个拇指头那么长。

将胸前的旗袍顶出两个高高的突起,刘俊刚隔着衣服含住一个,轻轻了咬了一口,“秦小

姐,感觉爽不爽“

刘俊刚虽然心中像是有火在烧一样,但是刘俊刚知道秦虹能够住在这么豪华的别墅里,背景肯

定不是那么简单。而先前芳姐也是说了,秦虹虽然在东巴人洗裕中心做迎宾小姐,但是从来还

牙受接过客。

而那个芳姐,似乎对秦虹有几分戒备。所以,在秦虹意乱情迷的时候,刘俊刚当然不能这么

不明不白的就和秦虹两人

了。他要搞清楚,秦虹究竟是什么来头

“爽死了,啊,快点二干我二’,秦虹的两只小腿从后面伸出来,勾住刘俊刚的腰身,想要

将刘俊刚的身体勾下来。

但是刘俊刚哪能这么容易就让秦虹得逞

刘俊刚的身板硬朗了一下,一只手扯着秦虹的旗袍,从大腿往上,一把将秦虹的旗袍全部扯

了下来。顿时秦虹全身就像是一只被剥开的羊羔一样展现在刘俊刚面前。

玉体横陈,看着如此白嫩的身体,刘俊刚大手从秦虹的脖颈,顺着香肩,酥胸,小腹,到秦

虹的私处。障漫向下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