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野小神医》

男子闻言偏头望去,沉声说道:“什么原因?”

“大人,您看。”

女忍拔出匕首,毫不犹豫刺入菜菜子的左胸中。菜菜子刚死,血液还是温热的。殷红的血液从伤口流出来,显得极为刺目。

女忍匕首下滑,将伤口割开,随后面不改色直接将手伸进了菜菜子的伤口之中。饶是精壮男子见到这血腥的一幕,也是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

甲贺流的女忍,一直都是以妖媚和冷血而著称的,现在看来果然是名不虚传。就算是朝夕相伴的姐妹,在她们眼前也只不过是冰冷的工具而已。

名为优姬的女忍左手在菜菜子的胸腔中搅动,很快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精致的小人偶。这个人偶的五官居然与菜菜子十分相似,俨然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而且玩偶的表面缠满了红线和经脉,看起来十分诡异。

此时人偶的双目圆睁,神情狰狞恐怖。而且它的外表呈现出被烧灼过的形态,红线寸断。

男子见状,皱眉说道:“甲贺流的女忍体内有红线,源头就是这个?”

优姬点点头,恭敬说道:“是的大人。每个甲贺流的女忍在第一次来月经的时候,就会被在体内植入这个人偶。随着我们忍术的提高,红线人偶的实力就越强。每一缕红线,都是通过人偶来控制的。但如果散落在外的红线受到了重创,也会导致人偶受损。如果人偶伤势过重,那么我们也会……”

优姬停顿了一下,没有接着往下说。很显然,再冷血的忍者在提到这一刻的时候,心中也会有些不适。

男子略一沉吟,答道:“也就是说,菜菜子受到了红线的反噬。有人破坏了她的忍术,才使她被反噬而死。”

优姬点点头。她面不改色将左手从菜菜子的胸膛里抽出来,仔细擦了擦以后说道:“据我所知,菜菜子此前是把红线植入了一个叫朱国振的人体内。这名朱国振只不过是半步宗师的修为,实力根本不足以破开菜菜子的忍术。除非是宗师境界的高手出手,要不然破除忍术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也就是说,华夏国的宗师终于出现了吗?”

男子缓缓站直身体,望着远处的大佛朗声笑道:“天师当初设下的比武期限是三个月。现在一个月过去了,出现的都是宗师之下的小鱼小虾,这还真是很没意思呢。呵呵,华夏国的宗师啊……当初江中市海上一战,我们一方宗师折损巨大。这笔帐,总算是要去讨回来了。”

他赤裸着上身,大跨步朝门外走去:“准备一下。今天的擂台赛我跟你们一起参加。”

优姬的脸上露出狂喜神情:“是,大人!”

……

……

“林神医,昨天你身上冒出了黑白两色的诡异火焰,然后就把那些厉害的红线给烧断了。这种火焰,也是中医里的一种手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