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野小神医》

此时的季连成身穿一身破破烂烂的灰色衣袍,赤着双足、披头散发。他手里还拿着一根歪歪扭扭的拐杖,不知道是从哪株大树上随便折下来的。

季连成脸上的表情虔诚而又狂热,根本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他身体微微岣嵝,从大门处缓缓走来,在距离戴安娜五步远的地方停住脚步。而后,他望着戴安娜狰狞说道:“为了引你来这里,我牺牲了好几个兄弟。戴安娜小姐,你觉得我这次的诚意足够吗?”

戴安娜又露出了银铃般的笑声,望着季连成讥讽道:“原来是苦修士。怪不得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这么浑身不舒服。你们的主不是应该爱护教民吗?你居然敢用教民的生命做诱饵?难道你不怕所谓的主惩罚你们?”

最前方的红衣主教也微微叹息:“你说可以带她来这里,但是没说过是用这种方法。在主的眼中,众生都是平等的。”

季连成朝红衣主教微微躬身,尊敬道:“霍普金斯主教,为了净化这位异端,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

霍普金斯主教叹息了一声,摇摇头退到一旁,算是默许了季连成的行为。

季连成打了个响指,抬高声音对其他人喊道:“速战速决。不要引来港城的警察。虽然我们不惧怕他们,但是还是尽量不要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原本零散站在教堂中的众人齐齐点头。他们扯去身上破旧的灰袍,露出身上精壮的肌肉。林大宝这才发现,他们每个人身上都布满伤痕,看形状应该是用皮鞭出来的。

林大宝心中偷偷竖起大拇指。国外的修士就相当于国内和尚,是要清心寡欲的。但是没想到这群人身上居然有这么多鞭伤,该不会是玩了那啥限制级的成人游戏以后留下的吧。

正当林大宝思绪万千的时候,破败的教堂中发生了诡异的变化。每一名苦修士的脚下都亮起了乳白色的圣洁光芒。这些白色光芒如同液体似的在地上流淌,竟然组成了一副玄妙的图案。每个人所站的位置都位于图案的交错点上,被光芒映衬得十分虔诚。

一股股强大的气息从每个人身上散发出来,而后通过阵法汇聚在一起,如同一股强大的洪流。这股洪流爆发出来的威压十分巨大,仿佛可以摧毁一切。

饶是林大宝都微微皱起了眉头。想不到这个教堂中居然被事先布置了一个阵法。而且这个阵法与林大宝此前所见的都不太一样。此前在林大宝的认知中,阵法只有一个阵眼。所谓阵眼,就是整个阵法的中枢神经,可以调节和控制整个阵法的运转。但是眼前这个阵法之中,每个人参与的人似乎都是阵眼。而且这个阵法几乎是以燃烧这些人的生命力作为代价,用来强化阵法力量的!

林大宝甚至见到好几个苦修士的皮肤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苍老,生命力也流失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