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野小神医》

倭国有座富士山,富士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两个和尚,老和尚和小和尚。

富士山来来往往的游客很多,会打扰修行。但是老和尚每次看到行人总是双手合十,乐呵呵地伸手化缘。他穿着百衲衣,衣着朴素,让人心生佛意。而小和尚身材黑壮、凶神恶煞,就像拦路抢劫的匪徒。两人站在一起,没人不愿给钱,也没人敢不给钱。

有人说曾经见过黑壮小和尚扛着山中的白猿山上,疾步如飞。也有人说曾经看到老和尚从天上拉下一颗流星,锻造成了一把戒刀。

普通人见到这些传闻,当成了笑话来听。毕竟富士山上的白猿重达几百斤,而且野性十足。普通人根本不敢接近它们,更不要说扛着白猿上山了。

至于伸手摘星的传闻就更加扯淡了。恐怕连武侠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但是武者听到这些传闻,无不肃然起敬。因为山上庙中的两名和尚和尚都有外号,在倭国武道中十分响亮。拥有这两个外号的人,不管是做出什么事情都是可以理解的。

老和尚叫天师。

小和尚叫地师。

世界上敢以“天地”为外号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只会吹牛的傻逼,一种是真的牛逼的高人。

这一日,本应该在富士山天照寺中修行的地师荒木真司悄然踏海东渡,来到江中市。

林大宝本能感觉到了危险来临。他猛地转身,正面直视荒木真司。眼前这名黑和尚面露凶相,但是却又给人一种慈悲佛性。就好像是神话中的伏魔金刚,一手拿着降魔杵,一手拿着莲花珠。

林大宝松开手,将川本光一扔在一旁。这名和尚带来一股非常危险的感觉,甚至比当初面对天火宗张江南的时候还要强大。饶是林大宝现在实力提高了很多,居然也隐隐觉得体内巫皇真气的流转出现了一丝滞碍。

这是一种气势上的压迫。

“荒木大师,救我!”

川本光一原本已经伸着脖子等死。但是在见到这名和尚以后,马上露出了兴奋的神色。他指着林大宝,大声喊道:“荒木大师,他就是林大宝!是天照大神的敌人!你快杀死他!”

“阿弥陀佛,贫僧荒木真司。”

黑壮和尚居然也会说中文,而且念的也是华夏国的佛经。林大宝愣了一下,似笑非笑看着他:“和尚从哪里来?”

黑壮和尚双手合十,对林大宝鞠躬道:“从来处来。”

“到哪里去?”

“往去处去。”

林大宝叹了口气,望着他认真说道:“也就是因为我脾气比较好。如果你跟别人这么说话,很容易被打死的。”

荒木真司点头说道:“已经被打了几次了。”

“真的被打了?”

林大宝没想到这黑壮和尚居然这么耿直,忍不住问道:“打你的那些人,现在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