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野小神医》

“大宝,你怎么能抢他们的钱。”

裴珮看到林大宝的行为,马上撅着嘴巴说道。很显然,她把林大宝当成了恃强凌弱的人。

裴珮苦口婆心劝说道:“大宝你要是缺钱的话可以跟我说。但是他们身残志坚,赚钱很不容易的。”

马仔等几个混混跪在地上,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平时都是他们欺负别人,什么时候被别人欺负过。更不要说被人形容成身残志坚了。

谁在乎饭盒这几个钢镚儿,都不够出去洗一次桑拿的。

马仔越想越气,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裴珮同情地叹了口气:“大宝你看他们目光傻傻的,可能是脑子有问题。我多拍几张照片,明天登到报纸上,让市民们多关注这些弱势群体。”

马仔实在忍不住了,咬牙切齿说道:“你才是弱势群体,你全家都是弱势群体。”

他好歹是余龙王手下的小头目。要是被手下看到这种“身残志坚”跪在地上讨钱的照片,脸还往哪搁。

裴珮没听清,转头望向林大宝:“他刚刚说什么?”

林大宝冷眼一扫,马仔马上又胆怯地低下了头。

“他说让我们别耽误他们做生意,咱们走吧。”

林大宝笑笑说道。他掂量了一下口袋里的钱,竟然也有小一千了。没想到这几个家伙跪在大雨中,讨钱效果还挺好的。

裴珮猛点头:“也对。我一定会把这些照片刊登出去,让更多的人看到的。”

说话间,林大宝带着裴珮回到车上,开车送她回家。

裴珮两只眼睛亮闪闪的,对林大宝兴奋道:“大宝你来海西市,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呢。要不然我还可以去接你呢。池姨说男人都是没良心的,吃干抹尽穿上裤子就不认账了……”

裴珮坐在副驾驶座很高兴,絮絮叨叨说个不停。

林大宝不解问道:“什么叫吃干抹尽,穿上裤子就不认账了?”

裴珮大大咧咧道:“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可能是说你们男生特别能吃吧。对了,美人沟餐厅现在应该没事了吧?池姨早上说有人想对付美人沟餐厅,我听到以后马上就来报信了。”

林大宝松了一口气,笑道:“暂时没事了,你帮我谢谢池姨。”

裴珮一挥手,随口说道:“不用谢。上次多亏你帮池姨治好了脸上的伤疤,她都念叨你好几回了。”

林大宝随口笑笑:“举手之劳。”

裴珮正色道:“对你来说是举手之劳,但是池姨来说是救命稻草。你不知道,池姨就是因为脸上的伤疤,所以连婚都没有结。她虽然产业做得很大,可是她心里还是很自卑。以前甚至都不愿意出门逛街。”

“现在的池姨容光焕发,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我上次还见到一个香港大老板在追求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