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野小神医》

海西市西区,海天府。

华灯初上,夜月如钩。

海天府位于海西市最繁华的西区中心,是海西市内有名的高档住宅小区。在周围小区房价还在一万上下挣扎时候,海天府的房价已经达到了两万多,远超平均水平。而且海天府的户型都是140平方以上的大平层,一套房子至少三百五十万。

可以说,能住在这个小区的人,非富即贵。

一辆低调的黑色帕萨特轿车幽灵般驶进小区。车子停下,魏一山佝偻着身子,从后排疲惫地走了出来。

如果林大宝看到此时的魏一山,恐怕会大吃一惊。一个月前的魏一山,意气风发盛气凌人。他在青山县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几乎成了青山县的土皇帝。可是现在的他,身体佝偻双眼无神,就连头上也长出了不少白头发。

魏一山慢吞吞走上楼,掏出钥匙打开门。屋子里,一个满身肥肉的母夜叉瞪了他一眼,骂道:”磨磨唧唧的,怎么不被车撞死?”

魏一山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办公室里事情有点多,耽搁了一下。”

“废物一个,也就只配做这些杂碎事情了。”

朱少花指着他骂道:“当初好不容易才给你争取到青山县历练的机会,想不到才一个月时间就被你搞砸了!你说你怎么不死在青山县算了!”

魏一山眼中闪过一丝黯然:“青山县的情况有点特殊……”

“我呸!这话有种你跟温长春说去啊!有种你让他把你重新调回秘书处啊!被下放到档案处这种清水衙门,你不嫌丢人,老娘我还嫌丢人呢!”

“我只是在等一个机会……”

“哼!等到猴年马月去吧!”

“……”

正在这时,电视机里传来了新闻主持人字正腔圆的声音:“据本报记者裴珮现场报道,今天在人才市场发生了一件特别让人愤慨的事情……”

主持人口齿清晰、感情饱满,把人才市场的事情简单描述了一遍,并且还附上了林大宝拍摄的视频。朱志高、宋宏伟的丑恶嘴脸,在电视屏幕中一览无余。

最后,主持人朗声道:“幸好热心市民林大宝见义勇为,揭穿了这件事情。我代表全市的大学毕业生像他表示感谢。”

说着,屏幕上出现了林大宝慵懒的照片。

“啪!”

魏一山手中价值不菲的紫砂茶壶被狠狠砸向电视,撞得粉碎。朱少芳吓了一跳,指着他骂道:“你发什么神经!”

魏一山没有搭理她,而是眼睛死死盯着电视上的照片。照片中的林大宝双手插兜,慵懒地望着前方。这张脸,就如同匕首一样再次划开魏一山心底的伤口。青山县的痛苦回忆,就跟放电影一样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朱少花见到他狰狞的表情,不禁后退了一步,紧张问道:“你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