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野小神医》

“你……你敢打人!”

保安队长看着手心的门牙,连声音都颤抖了。他伸手指着林大宝,威胁道:“我要报警!把你抓起来啊!”

林大宝淡淡扫了一眼:“再看,就把你手指撅了。”

保安队长打了个寒颤,连忙缩回手。他朝身旁手下使了个眼色,对方很快就跑出去了。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去叫人了?”

没一会儿功夫,一阵低沉的脚步声从远处缓缓走来。一个穿着满头银发,穿着一丝不苟黑西装的老人出现在门口,威严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焦管家,这人弄坏了房门,不但不赔偿还打人。”

保安队长捧着牙齿,哆哆嗦嗦告状道。焦伯闻言,冷冷走进房间。他扫了一眼,身子一怔,马上恭敬道:“九章先生,您怎么在这里?”

林大宝也微微有些惊讶,问道:“老焦,这酒店也是你们楚家的?”

“呵呵,底下的人不长眼,得罪九章先生了。”

焦伯冷冷扫了保安队长一眼,不怒自威。

保安队长打了个哆嗦,畏惧地缩在一旁。

“呵呵,楚家产业大,工作人员也牛逼的很。”

林大宝似笑非笑。他扫了眼众人,淡淡道:“你们先出去,帮我们办理退房。”

“好!”

焦伯重重点头,躬身退出房间。

很快,林大宝和黄细枝收拾好东西,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焦伯连忙迎了上去,小声道:“九章先生,小姐在楼上等你。”

林大宝冷笑一声:“没空!跟那小娘们说一声,以后有事说事,别搞这些虚头巴脑的玩意儿!”

说着,林大宝拉着黄细枝转身离开。

焦伯站在走廊里,看着林大宝离开的背影久久没有说话。许久后,哪个保安队长才小心翼翼问道:“焦管家,我刚刚是不是没演好?”

“不关你的事情。”

焦伯疲惫地挥挥手,独自一人来到顶楼一个办公室中。楚若水依旧穿着一身精致的白色西装,手中把玩着一柄小巧的蝴蝶刀。精致而锋利的蝴蝶刀在楚若水修长的手指间翻动,泛着冰冷的寒光。刀锋时而弹出,时而收敛,各种繁复的动作让人眼花缭乱。

“他跟我说,蝴蝶刀真正的精髓在于八个字:出其不意,一刀毙命。要么就不用出手,要么就要快、准、狠,不能给对手任何反击的机会。”

“因为蝴蝶刀就好像是人的底牌,只能用一次。如果第一次不管用,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我三岁的时候,收到的第一件玩具就是蝴蝶刀。如今我二十三岁,玩刀整整二十年。当初教我蝴蝶刀的那些老师,渐渐地也都成了我的手下败将。但是想不到,我第一次在他面前出刀,竟然会被他当面奚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