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野小神医》

铁山在一旁捶胸顿足懊恼不已:“都怪我啊,还是晚了一步。”

“你什么意思!”

中年男人脸色极差,皱起了眉头。

“之前我在山上遇到这个年轻人,看到他心脏病发作,所以就把他救到村里来了。后来我赶紧出去采药,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铁山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捆药材放到地上,还装模作样地抹了一把眼泪。

“你说话!段先生之前上山打猎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可能会突然犯了心脏病!”

武建国此刻急着将功补过,对手下喊道:“快把他拷起来!”

铁山冷冷扫了武建国一眼:“哼!你这么着急拷我,是不是想隐藏什么东西?”

武建国一愣:“你放屁!”

“我之前在救助死者的时候,跟他聊了两句。他说他有家族遗传的心脏病,后来做过搭桥手术。照理说,生过这种病的人根本不适合打猎这种刺激性很强的运动,因为容易再次诱发心脏病。可是死者说,他来这里旅游,是你强烈建议他来这里打猎的!你当着大家的面,说是还是不是!”

“这……”

武建国被铁山一顿抢白,顿时有些手足无措:“打猎是我提……提议……但是……”

铁山步步紧逼:“哼!你知道他有心脏病还让他来打猎,该不会是别有企图吧!”

“你放屁!”

武建国这才反应过来,对铁山呵斥道:“明明是你把段先生劫走的!不仅如此,还杀了同行的人!”

“既然同行的人都死了,你怎么知道是我劫走的!”

“这……我们是警察,有专用的证据可以证明……”

铁山冷笑起来:“我看你是做贼心虚。”

“都闭嘴!”

中年男人冷冷喝止。他扭头望了眼众人,面无表情望向法医:“死亡结果出来没。”

两个法医满头大汗。他俩相互看了一眼,点点头道:“结果出来了。”

“死因是什么!”

“确实是突发心脏病。而且在病发的时候,还有人替他实施过紧急治疗。要不然的话,可能死亡事件会更早。”

“从死者身上留下的指纹比对,确实是铁山紧急出手治疗的。”

“怎么可能!”

武建国脸色煞白,往后退了两步,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铁山冷冷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说完,铁山偷偷摸摸向林大宝竖起了大拇指。没想到林大宝紧急安排的措施,竟然会这么有用。

中年男人手中的电话响了起来。他脸色凝重,走到一旁小心翼翼解释起来:“段老,子昊死了。”

“是!是!都是我的错,是我监管不周!”

“现场情况有点复杂。从法医的尸检结果看,子昊的死因是由于突发心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