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野小神医》

劫匪一跺脚,翘着兰花指娘里娘气地喊道:“姐夫,他们不听话!”

劫匪老大扭头骂道:“你他妈是不是傻!你手里有枪呢!”

娘娘腔着急道:“但是这枪是假的啊。”

“假的?”

林大宝和铁山相视一眼,差点没忍住大笑起来。

劫匪老大脸上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他妈的要不是因为你是我小舅子,老子真想弄死你!”

娘娘腔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他又娇滴滴地一跺脚,手叉腰指着两人骂道:“你们笑什么笑!我们还有刀呢!”

说着,他从腰间拔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得意洋洋道:“你们要是再不听话,我划花你们的脸!”

“这刀该不会也是假的吧?”

林大宝忍不住调侃道。

“这刀当然是真的,就是没有开刃。”

话一出口,娘娘腔又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他又娇滴滴地跺脚喊道:“姐夫,他们欺负我!”

“闭嘴!弄死一个再说!”

劫匪老大已经把吴霞推倒在保险柜前,吼道:“快打开!要不然我脱光你的衣服干死你!”

吴霞爬向一旁,坚定地摇头。

“臭婆娘,敬酒不吃吃罚酒!”

劫匪老大拎起吴霞的头发,将她往地上砸去。但是手刚伸一半,一个温润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了起来:“这么粗鲁,怪不得只能做抢劫这么没技术含量的事情。”

劫匪老大猛然一惊,心底泛起凉意。他几乎下意识地转身,往后一拳挥去。

“砰!”

拳头砸在一只宽厚的手掌上,再也不能前进分毫。

“姐夫,救我。”

另外一边,娘娘腔已经被铁山拎小鸡似的提了起来。他身体腾空不停乱蹬,被铁山砸到墙角晕了过去。

“兄弟,你们是哪条道上的。”

劫匪老大镇定下来,对林大宝沉声道:“要是这件事情你们不插手。事成之后的钱,有你一份。”

“呵呵,我年年都是我们村十佳男青年,怎么能做违法乱纪的事情呢。”

林大宝耸耸肩膀,朝他走去:“两个选择。一是放下枪跟我们走;而是我把你打到放下枪,然后跟我们走。”

“兄弟,别太过分。”

劫匪老大朝四周打了个手势。原本四下散开的劫匪,面色不善地围了上来。

“这些交给我。”

铁山活动了一下筋骨,缓缓朝他们走去。随着他一步踏出,整个人原本内敛的气势勃然冲天而起。宛如一只猛虎下山,外家拳宗师的风范尽显。

有几个胆小的劫匪已经被气势吓破胆,哆哆嗦嗦情不自禁往后退去。

“唉,出风头的活都被他抢走了。”

林大宝不无郁闷扭头,对劫匪老大道:“麻烦你配合一下啊。好不容易出来装个逼,给点难度好不好。”